逝与千寻

什么是逝与千寻呢?逝便是那些已经消失的事物和过去的时间,而千寻就是对未来的一种探索,通过千百万次的尝试、求索未知。所以啊,作为一个凡人,我不得不花些时间来缅怀失去的东西,此后再用积极的态度去探索未知。不管前方的路由多难走,有多长,我也要一直走下去。就像屈原说的那样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

其实,我也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写这个,可是他就想写了。就以此来记录生活吧。从出生,到现在,我长大了。我不知道长大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我的思想是什么时候改变的,我更不明白我现在是好是坏。但是我很清楚,我要做自己。关于做自己这个话题,就有点儿说不通了。做自己,嗯,这个问题要好好想想吧。

在以前,我小的时候,每天上课啊,和小伙伴玩啊,每天都过的很充实。当然,不管有没有长大,都一如既往的讨厌作业。但那时候的我,回家都在第一时间内把作业写完,然后再玩。在那时候的人看来,主动完成作业的小孩会比那些拖拉的孩子要好。现在我想想,做作业这个问题只算是一个现象问题。排除那些真正喜欢学习的孩子。像小时候的我,为什么要先写好作业,而不是像朋友那样写玩,作业往后靠靠呢?其实,就是因为性格,仅此而已。作业就好比一个任务,像我这种性格,只有先把作业写完了,才能心安理得的玩。反之,亦然也。所以,性格能决定一个人做事的准则和内心的太多。从做事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,未免有失偏颇了。

俗话说: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,本性,就是一个深入骨髓的属性,是性格的一部分。就是说啊,外在的东西呢,很容易改变。一个人的本性,确是改变不了的。所以,又会牵扯到人的本性是善,还是恶的问题了。这就很复杂,不过在我看来,本性是无知的,本来善恶之分,也是出于世俗。老子有句话讲:“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已;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已 ”,也就是这个道理,这个世界本无对错,一切都是相对的。

后来啊,人终于长大了些,我渐渐明白了我是一个内向的人。可能有人会问,内向的人孤独吗?我仔细想想,内向会让我变得沉默,不会主动去与人交往。但是不会因此而孤独。毕竟只有习惯内向,才会变得内向嘛。其次,每个人都会患得患失,偶尔孤独,在所难免。那时候的我,觉得内向不好。因为,每次去走亲戚的时候,都不好意思,也不会和长辈打招呼。这时候,大人就会觉得我特别没礼貌,我也无话可讲。知道再后来,我才明白:能够讲出来的东西,绝对不是最真实的想法。所以,尊敬一个人,绝不是表面的阿谀奉承,溜须拍马。沉默,有时候也是一种很好的表达,要是对方能懂的话。爱因斯坦,他曾说过:“我从未试图在任何场合取悦别”,这就是一种态度。所以,我就在想,性格也分好坏嘛?

我觉得没有好坏之分。性格他就是性格,沉默也就沉默了。每一个性格都有他的优劣之处。只不过要经过“优胜劣汰”的法则,“活下来的”,就是相对好的。什么样的人,做什么样的事情。曾国潘说过:“意趣不在此,则兴会索然。”就是这样,在可能的情况下做自己吧,毕竟一辈子不长。我很能明白,这个社会很残酷,也总会有人说:社会总有一天会磨平你的棱角,教你做人!那好吧,那赶快抓紧时间做自己吧,以后没机会了。

就在今天,在偶然的机会下,有幸和一个不认识的学姐聊了会儿。聊了很久,他不明白,为什么我明明知道参加那个咨询活动是好的,却偏偏不去参加呢。我是有三个原因。第一,是因为我内向的性格。因为我不喜欢参加活动,没办法,这就是性格,一时半会儿改不了。要不然,活了这么久了,我咋还这个样子呢。当然,我有想过改变这方面啦。第二,我做事的态度,这个其实也有一部分性格原因。但是,更多的是老子啊,泰戈尔啊等等这些人对我的影响。第三,我也说不上来的原因。这么说,可能有点儿不上路子,但有些时候啊,我也搞不懂我自己。还是挺对不起那个学姐的,花了大半天时间想说服我,好心的想帮助我。我真的明白,我拒绝你的时候,你的感受。其实,我也挺难受。哎,也许是缘分吧,偏偏让你遇到我这么个人。不过,还是要说声对不起咯。

之前看过一本书《每当我找到生命的意义,它就又变了》,就像这个书名一样,我一直在寻找。意义好比“道”,没有具体的存在,但又却一直都在。没来的我,可能会饱受社会的摧残。但是,现在,我在做自己。

做自己,做那个沉默的,把一切都抛在脑后的自己。

One Reply to “逝与千寻”

发表评论